昼食娄魚

二两关酿,几晌鹤鸣。
江行宴生,楼止尔伍。

weibo: ·楼衍· ins: lyxxcixsl

【巍澜】几两真心(短,甜,同居30题联文-接对方回家)

*12H同居企划

上一篇@夜尊『面面』 no作no die

有部分私设。

ooc请谨慎食用。

 

 

 

【正文】

“小孩儿,你叫什么。”

“沈嵬。”

“哪个字?”

“山鬼。”

“山鬼?应景,可这气量小了些。”

这世间巍巍高山连绵不断,山圣想必是极为清楚的,靴底踏平的河山道路早已烂熟于心,昆仑山与不周相交未交的缝隙,蚩尤和盘古战败,共工驾着神龙逃离。昆仑剥夺了神龙的视觉,那万斤之重的神驾与不周山撞毁于天地之间,捅开了大封的边缘。

神农将死,而昆仑也并不久矣。

天地微微颤动,四柱动摇碎裂。昆仑和那小鬼王就站在山顶处遥望着世间动荡,山石崩塌激荡起的湖水似乎高的可以熄灭残败的战火,天地都被糟践出了大窟窿,剩下女娲独自小心隐藏在天空的曲线之中。

山川绵亘不绝,昆仑一眼望不见左方湖水触天之际,不周山早已断成了两截,空荡荡得露出四周,神祇踏地飞身而起,将天柱一斩而断。

那你加两笔,便叫沈巍吧。

天要塌了。

地在轰鸣。

昆仑山圣抽出神筋交予鬼王,烟花一般旋起的魂火在他手中绚烂,星点光芒顺着沈巍的瞳孔被藏进了心里,他看着那根神筋眼眶都泛红了。

“这是我的左肩魂火,你拿着它,替我镇守好四柱。”

“拿着昆仑筋…你就可以从大不敬之地里出来……”

“我无能为力……但起码能保全你,既然你不愿意为鬼族……那我便成全你。

“昆仑!”他喊。

“小巍…我可以回家了。”

沈巍面前的神开始变得透明,让手中连接着的神筋愈发明亮了起来,他接住了昆仑下垂的手掌,就像他费力接住了那颗滚烫的真心一般小心翼翼。

“我接住了,我接住了。”

暗红的血液在灰暗的风景里成型,山神背弃了命运,只身走向了岔路的另外一头。昆仑最后看了一眼小鬼王的模样,水潭中央啃食猎物的少年身影逐渐清晰,与此刻面前的脸庞终究是合在了一起。

“……小巍。”

 

…………

 

 

赵云澜猛的从床上惊醒。

梦中万山同哭的悲怮声被墙上钟表转动的声音覆盖,功德枯木新长出的嫩芽泛着荧光,随着现实的逐渐清晰而消失殆尽。

赵云澜的确没记住梦中那些场景的变换,梦境总是短暂的,当努力去回想的时候,却如握住了沙子一般飞快的从记忆里逃了出去。

他环视了一周,独居男子的房间向来不怎么整齐,也不怎么干净。水池边堆放了两天没刷的碗,厨台上甚至留下了两包吃完还没扔的外卖袋,唯一还算整齐的是门口的沙发与玻璃桌上的物品。

翻身下床的男人哎呀了一声,他立刻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床头堆着得厚重衣服充分表明了他们刚从冰天雪地的西北回来,估计是累的够呛,赵云澜觉得自己这一觉睡了至少十二个小时睡的昏天黑地。

就算是把他打晕几次与斩魂使上次的交谈也没办法从记忆里抹干净。没想到儒雅温和的沈教授竟然跟他玩起了冷战,但这与房间格格不入的沙发桌子一看就是讲究人留下的痕迹。

电话滴滴滴得响,可也没有任何要接通的迹象,赵云澜一边给自己生着闷气一边开始后悔当初说的那些并未完全过脑的句子。沈巍一句两句有问才答的性子赵云澜也没办法摸个全透,鬼面人……

哎不想了不想了。

男人踹翻了几乎干净的垃圾桶,拖着马丁靴兜里揣满了棒棒糖直冲龙城大学。

大学路的天气一半是太阳,还有一半是乌云。空气中的露水弹跳在细长的绿叶上,砖瓦墙上叮当的钟声与指针形成时间的角度,啁啾之声被消灭在了学生翻阅书本的白纸中。

木质地板发香的味道充满了龙城大学的教学楼,赵云澜哒哒哒一路朝着沈巍的办公室走去,咬着棒棒糖的牙齿也近乎将塑料棒磨成了平面。

“沈巍。沈巍。”

没人应。

“小巍。”

房间里似乎有一支笔落地的声音。

“黑老哥..!黑老哥啊..!”

赵云澜将嘴贴在门缝旁边,用气声呼喊了起来。

终于是把这扇红木门给敲开了,里头露出一张紧抿着嘴唇的脸。棕黑的眸子遮盖在玻璃片下,抬起睫毛看了看赵云澜又垂了下去。

“黑老哥啊……”

“进来说。”

沈巍一把揪住了赵云澜外套的边角,用力就将人整个扯了进去。后者踉跄了几步后脑勺砸在了沈巍的手背,而那只骨骼分明好看的手正巧垫在了门板上。

屋子内的空气本来清凉的很,在多了一个人的体温之后逐渐传出了些闷热的感觉,赵云澜扯了扯外套的领口对于沈巍迟迟不转过来的背影十分不满。

“哎你听我说……之前我也是被惹急了,你看你一直瞒着我暗地里来点小动作帮忙,搞得我看起来特别二。有啥不好意思的呢,要是早点告诉我...”

沈巍打断了他的话,“不行。”他终于转过了身子直视了镇魂令主,“鬼面人……”

“我知道你对鬼面有所顾忌,我也不多问你了,只是。”这下轮到赵云澜打断未说完的话语了,他从沈巍那张微蹙眉的脸上似乎能充分提取出想要的信息,“只是沈教授为啥要躲着我呢,明明之前来过我家还蹲了半宿。怎么现在不承认了?之前还对我投怀送抱,怎么现在害害羞羞扭扭捏捏的?”

沈巍不说话。

“小巍啊——”

“你叫我什么。”

“刚刚就在外头叫过啊,小巍啊听话,别跟我生气了。”

沈巍闭了闭眼睛,过分长的睫毛跟着眼皮上下颤抖,心底一汪湖水终究是被连海的巨浪淹没,一滴不剩,“赵云澜,你胆子可真大。”

“被黑老哥夸胆子大真是荣幸。怎么样?不生气了?”

他在沈巍眼前玻璃片的反射里看到了自己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也看到了沈巍脸庞上稍纵即逝的弧度。

记忆里的昆仑山脉又开始微微摇晃。

“黑袍哥哥——”赵云澜拿出了杀手锏。

“赵云澜!”

“哎!”

要不是令主的手拽着斩魂使的袖子像撒娇一般得摇晃了几下,沈巍的耳根估计也不会那么红了。

叩叩的敲门声打断了屋内暧昧的气氛,女学生清脆的问候响起,似乎有学业上的问题需要请教。赵云澜大摇大摆得在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副在沈巍打消冷战的念头之前不会离开的模样含起了第二根棒棒糖。

沈巍轻咳后喉结滚动了一下,“请进。”

学生在进房间之后马上注意到了赵云澜,特别调查处的赵处长他们可是眼熟,她并没有在心中留下多少疑问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作业的问题上。细心的教授当然步步分析解答教学,一旁的处长用舌头左推右撞着棒棒糖在口中来回换位,牙齿与坚硬糖面敲在一块儿的动作变成了沈巍耳中最明显的声音。

他用手掌推起了下滑的眼镜。

红木门再次关闭之后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了两个男人,赵云澜也没管桌子上摊开的文件——不过说到底也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资料或者电脑,黑老哥对于现代的技术似乎还有些迷茫——他单手撑住了身子翻越坐在了沈巍的办公桌上,因为办公椅十分接近桌沿的位置,赵云澜的胸口差点就撞上了那张美人脸。

赵处长低头盯着温文尔雅的教授看了好一会儿,接着把手中的棒棒糖送到了他嘴唇边,“棒棒糖噢。”

“赵云澜……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我还得有工作,马上还有老师要来交接课件,不是你乱胡闹的地方。”

“沈教授答应不跟我冷战了我就走。”

“不生气了。”

“当真?”赵云澜嘿嘿笑了两声显得有些猥琐,“那撒个娇表明一下真的不生气了。”

“赵云澜,这还是昼时,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这我可能真的不知道,不如沈教授教教我?”

“……”沈巍双手握成拳放在赵云澜大腿的外侧桌面上,无可奈何一般舒出口气,心头一块鲜艳的血液似乎沸腾了起来,感情像烟花四处乱窜落在他的眼底。他从椅子里完全直起身子揽住和眼前极为靠近的人,脑袋自然而然得就靠在了温暖的颈窝里。

赵云澜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要抱住沈巍,他感受到胸前的脑袋贴紧了自己的轻微磨蹭。

“黑老哥你的耳朵红了噢……哎对了这几天晚上一个人在家里睡觉,一个人怪冷清的。”

“…云澜。”

“小巍,别生气了,咱们回家吧。”

“好,回我家。”

“咱们家就在对门,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沈巍抬起了脑袋,丝毫无法在这张脸上看出害羞的痕迹,他将下巴与脖颈的角度向下略微调整,捧住了赵云澜的脸。对面男人的头发还有些毛躁,甚至在额上都能发现一些几乎消失的睡痕,但那双眼睛讲述的故事沈巍一辈子也不会忘。

他接住了赵云澜温热的嘴唇,就像他费力接住了那颗滚烫的真心一般。

我既答应了你,那便跟着你了。



下一篇  @屿铭 

评论(10)
热度(147)

© 昼食娄魚 | Powered by LOFTER